2007.12.02

早上接到旅館給的morning call
我媽就開始催促我跟阿芬盥洗化妝
因為 我們兩個都超級會摸的
(對了 阿芬的姊姊跟我同一天生日 據說連個性都可惡的一模一樣XD)
雖然在我媽嚴厲的監控之下
我和阿芬還是摸了快一個小時(太長舌了)

原本以為我們會是最慢的 結果 沒想到 我去敲哥哥他們的門
小強居然睡眼惺忪的來開門 他們兩個居然都才剛睡醒
然後 我哥動作也是超慢 用了很久的浴室
他不知道 小強習慣早上洗澡

等到他們弄好 我們下樓吃早餐時 大家都已經吃的差不多了
旅館提供的是中式早餐 饅頭 稀飯 還有小菜 豆漿之類的東西
小強沒有吃過這些東西 所以 試了一點點 就沒吃了
一方面也是他不習慣吃早餐
(我哥跟我弟為了這個原因一直要我跟他講早餐的重要性 很認真喔)
離開旅館餐廳時 餐聽裡的歐巴桑忽然指著小強說:
你看那個阿豆仔好可愛XD (可愛... 明明年紀那麼大了....)

第二天早上 導遊為了提振我們年輕人的活力 決定帶我們去爬太武山
車上的年輕人無不發出哀嚎聲 除了小強以外
當然 他也不是愛運動 只不過是他聽不懂導遊說什麼
我想 爬太武山應該是我近幾年來最大的一個運動吧
平常走最遠的路 大概是從我家走去坐公車(現在有進步一點 我都走路去上班)



在太武山下 我們先經過的是 '太武山公墓等戰役紀念地'
那邊專門在祭拜當初不幸戰死沙場的將軍士兵們
裡面的名字密密麻麻的
由於去的早 所以 剛好有一位軍官在上香
裡面很安靜 很莊嚴肅穆
我哥 也不知道為什麼 求知慾非常的強
問了那位軍官很多問題 他也非常有耐心的回答我哥的問題
我想 我堂哥當初自願去澎湖當兵 我哥大概會自願去金門當兵吧
我這樣跟他說時 他居然露出'這個主意不錯的笑容'

爬山果然是非常累人的一個活動
不過 沿途所看到的風景其實漫值得的
所以 對於太武山這個行程 我到是沒什麼異議
在太武山上 有蔣公親筆提的 勿忘在莒
現在已被金門人戲稱為'無望的代誌'



天氣好時 可以從太武山上看到對岸
可惜的是那天氣候不佳
所以只有霧茫茫的一片

在往上走一點 就來到列為三級古蹟的海印寺
海印寺位於太武山兩最高峰間的凹地,
原名太武巖寺,始建於宋度宗咸淳年間。
每年農曆正月初九「天公生日」,善男信女登高進香,
盛況空前,與浯島城隍遷治慶典,並稱金門民間兩大節慶活動。
海印寺左前方有拱形石門一方,名為「石門關」,
門的上方橫額題鐫「海山第一」四字,為明末兵部尚書盧若騰所書



說到古蹟 我是不是很興奮呢
對 但是 他居然在給我整修!!!



看看寺前那些石雕神像 也蠻有趣的

下山後 我們去了中林遊客中心
這個行程 其實就比較沒有什麼特色 就是去看看一些鳥的影片
金門有一種鳥叫做栗喉蜂虎 他們會自己挖洞築巢
但通常他們不只會築一次巢 他們會一次築很多個 然後選一個最合適的作為繁殖下一代的窩
這也有個好處 就是 作為掩飾的作用 讓敵人不一找到自己的窩

當有敵人入侵 例如蛇 栗喉蜂虎會開始發出求救聲 然後 所有的栗喉蜂虎會馬上趕到
全部一起攻擊敵人 讓敵人知難而退 甚至 不敢再次攻擊
因為 他們的動作真的是快狠準 會攻擊到對方逃之夭夭時 還不停的攻擊
我們看影片時 那條來攻擊的蛇最後是被栗喉蜂虎攻到動彈不得 最後好像被熱死
(因為 他是在熾熱的岩石上 想逃 栗喉蜂虎卻不讓他逃)
他們這樣團結的動作 真是帥到不行

金門的古色古香 連中林遊客中心也不例外 非常的漂亮 優雅
來到金門 感覺整個時空好像到流一樣 到處都是古蹟
很少有這麼有濃厚特色的地方 連電話亭 都有金門專用的設計^^


之後 我們來到了榕園 俞大維先生紀念館 八二三戰史館都在哪邊

俞大維先生 這位歷史人物其實我也不是很熟悉
不過 他居然是哈佛大學畢業的
他的紀念館裡 收藏了很多他當年的書籍 那些書 連title我都看不懂
是一個很有學問的人
裡面還有模擬當時他的房間 非常的簡潔整齊
還有他的蠟像
(還蠻逼真的耶 我們都在那邊想說 會不會晚上 蠟像會自己動起來 會去看書 會躺在他的床上睡覺)
因為 他的書籍有很多都是原文書
所以 連小強都對他欽佩不已

之後 我們往八二三戰史館的方向走去
外面想當然的 都是一些戰車 飛機


小強居然很神奇的 在湖的另一邊看到一條活生生的蛇正在移動 真是好眼力
八二三戰史館位於榕園右側,
館內陳設有參與八二三戰役時期的各式武器、文物及圖片等,
可感受當時戰略的慘狀及我軍奮勇抵抗的事蹟,館外並陳列曾經參戰之飛機、戰車、榴彈砲兵器等。
還有撥放當時一些女性播音員對對岸的心裡戰術的一些音帶
(口音和我們現在台灣的國語不一樣 咬字非常清晰 想想榮民北北他們的國語 大概就是那樣)
也有當時作戰的地形圖
譬如說 還沒蓋翟山坑道時 那時補給船支到時 就有所謂的搶灘
那時 共軍就會趁機在上空掃射
每次搶一次攤 整個海面就會一片血紅(想到就讓人覺得想哭)
去到那邊 真的讓人不得不感受到戰爭的可怕

當時作戰 共軍也不停的對國軍採用心理戰術
他們會派飛機 在空中丟一些宣傳單 一些報紙(上面說哪個國軍弟兄回到家中 跟家人團聚的快樂情景)
另外 也有一些煙 物品之類的
(對著金門連打了兩年的砲彈 還不斷的採用這些心理戰術 對方的財力可真是雄厚)


離開令人傷心的八二三戰史館
來到了位於榕園內部的 慰盧

這個地方 蔣中正跟蔣經國先生都曾住過
榕園原本在明朝時叫西洪,為洪氏族人的群居地,
此地林木蒼鬱,而且人才輩出,出了不少當官的。
自古即有「人丁不滿百,京官三十六」之彥。
但後來明末清初因為戰爭需求,林木盡被砍伐造船,失去了屏障,
整日黃沙滾滾,湮去了整個村落,
只留一間明朝國子監助教洪受故居,
民國56年,經國先生指示整修,並命名為慰盧

裡面保存的蠻好的 雖然只剩下一間
就跟古裝劇那種家境不錯的人家看起來一樣(只留了一小部分而已)
我上網搜尋時 好像有看到說慰盧還是什麼的有改成民宿
有人說 看起來陰森森的不敢住
不過 我看到的慰盧整修的很好 蠻明亮的 很乾淨 一點也沒有房子破舊的感覺
(比我家還新勒XD)
我想 大概是保持的太好 那個年代 時間的久遠 讓人不禁聯想到那方面去
要住在年代那麼久遠的房子 總是會有很多幻想的
但是 想想 一兩百年前 有個穿著古裝的清秀女子 晚上就在這邊寬衣就寢
不也是蠻美麗的嗎...

榕園 是經國先生到此巡視並指示廣植花卉,闢為風景區,
並以古榕蔽樹、鬚髯垂地而命名為「榕園」。

鬚髯都長到地上去了 感覺好像有很多很棵樹一樣 不過其實才一棵樹
(墾丁國家公園也看的到類似的景象)

我忘記馬山觀測所是第二天還是第三天行程
它位於金門最北端突出部份,與對面角嶼相望,
經過馬山播音站後,就進入馬山觀測所地下坑道,
內有望遠鏡可供遊客瞭望對岸大陸,天氣良好時,用肉眼即可清楚的看到
我們有用望遠鏡看 真的有看到對岸 不過 霧濛濛的一片 有看到幾艘船
但真要說看到什麼 其實也看不到什麼
只能說 當時作戰 眼力也真是要好
打仗真的很辛苦 也很痛苦


我們第二天另一個非常推薦的行程是 珠山的'山后民俗文化村'
先說說珠山 (我們只有在村外口眺望 改天再補這部分的照片)
珠山語諺:「有水頭厝,無山仔兜富。」山仔兜即珠山。
民國初年,珠山村多僑客,曾是全島消費能力最強,教育水準最高的村莊。
遠眺珠山村,以薛氏家廟,和大潭唯一直線,
右邊的大社,左邊的小社,正好都面向大潭,燕尾、馬背、紅磚、白石,戶戶相望,臨水而居。
珠山村有「七星流穴,四水歸塘」的好風水,
七星流穴意指珠山村有七座水潭,水源滾滾不絕,四水歸塘則表示其四面水流皆注入於大潭中。
薛氏家廟位於雞奄山之簏,乾隆年間建築,居高臨下,風水絕佳。
薛氏家廟,木刻石雕,小巧精緻。薛永南兄弟洋樓,是薛家兄弟三人,旅菲成功,於一九二八年共建的洋宅。
大宅內,曾四代同堂,兒孫高達五十多人,黃髮垂髫,歡聚一室。

恩 那個什麼大社小涉 燕尾 馬被 紅磚白石 我不是很懂
也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地方 我不太清楚保存的如何
我們由外觀看 保存算是蠻良好的小村莊 礙於時間 所以我們無法走進去參觀
只看了山后民俗文化村 它就在那個大潭的對面

民俗文化村,它是旅日華僑王國珍、王敬祥父子,
在日經商致富後,於清光緒初年,在山后分建給王姓族人居住。
整個民俗村佔地1230坪,併村中典型之家族傳統共有空間,加以陳設展示並開放參觀。

屋子裡現在都還是有住人 應該都還是王姓族人
能夠有財力蓋出這個地方 真的是不簡單
大概是一家人住一棟 每棟房子都有廁所浴室 非常的完整
有前廳跟後廳 前後廳中間是院子
每棟房子並不是連在一起的 中間會有一條小巷
再接著另一棟房子
我們非常幸運的遇到一個叔叔 讓我們進去參觀他家
其實他也是賣一條根的商人啦 他沒有強迫推銷
不過 我們還是很識相的買了一些 以表示感謝

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古老的房子 屋子的設計 加上歷史的薰陶下
還真的是非常有意思呢

現在這邊常常會有一些劇組果來拍戲 像戲說台灣 斷掌順娘之類的古裝劇
金門最讓我讚嘆的一個地方就是
他們把那些古蹟都保存的非常完好 (希望能繼續這樣保持下去)
而且 每個時期 都有每個時期的特色
有曾祖父味道的古老的老厝 南洋時期華麗洋房 明清時的中國雅僕
還有戰爭留下的腳印
所有的這一切 就叫做歷史
他發生過 但卻沒幾個人看過

然而 在金門這個美麗的地方 我發現歷史確實存在的痕跡





luckyboo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